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2/3市民住福利房,维也纳为何最宜居

时间:2022-12-06 14:46:34 | 浏览:354

维也纳中央美景区(QBC)福利房社区,每一个街区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建筑和装饰风格。 (维也纳旅游局供图/图)(本文首发于2019年10月31日《南方周末》)2018、2019连续两年,在《经济学人》调查公布的全球宜居城市排名中,维也纳把蝉联榜

维也纳中央美景区(QBC)福利房社区,每一个街区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建筑和装饰风格。 (维也纳旅游局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10月31日《南方周末》)

2018、2019连续两年,在《经济学人》调查公布的全球宜居城市排名中,维也纳把蝉联榜首长达7年的墨尔本拉下马来,成为新的全球最宜居城市。

作为欧洲发达国家奥地利的首都,历史上奥匈帝国的帝都,维也纳和年轻朝气的墨尔本不一样,但它又是如何做到老而弥坚的呢?

维也纳环城大道议会大厦前的入夜时分。 (维也纳旅游局供图/图)

21%,房租收入比划算的大城市

对游客来说,一座城市的宜居与否,是很难通过短短几天的旅游而感受到的。就说在全球宜居城市榜首较量着的维也纳和墨尔本,我总是很不幸地在各自最炎热的时候到达,有时候直接躲在只有风扇的酒店房间,连出门逛景点的欲望都没了,更别指望深入市民日常生活,去发现旅游这张表皮之下的城市肌理了。

幸好,2019年夏季欧洲第一轮热浪,仅在这座音乐之都以35摄氏度的高温嚣张了一天,让上演新版《阿依达》的歌剧院都不好意思拒绝穿短裤拖鞋的听众,就在次日清晨渐渐消退。我也非常好意思地,干脆就穿着短裤拖鞋,到以来自中东、非洲的难民为主要员工的Magdas酒店门口集合,与七八位来自欧洲各国的新闻和建筑类媒体记者一道,开始了一趟可以直接知晓城市宜居性的公共建筑和社会福利房之旅。

为免主题过于严肃,第一站就从高颜值的“景点”百水公寓(Hundertwasserhaus)开始。团友们虽然都到过维也纳至少一次,但或许因为公差繁忙,竟没人来过这个如今的网红拍照打卡点。乍看上去,这套色彩斑斓、形状诡异的公寓,就像是高迪将一面哈哈镜,搁在他那些巴塞罗那建筑面前,映射后变形出来的维也纳版本。无论是真正的建筑学爱好者,还是在建筑外广场蜥蜴般“长椅”装置前自拍的游人,或多或少会好奇什么样的人能住在里面?住在里面又是一种怎样感受?继而会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在各类App里搜索相关民宿资源,然后失望地发现,那些冠以“百水之家”名称的房源,不过是隔壁街道上的私宅。

百水公寓。 (Paul Bauer/图)

这是6月17日拍摄的奥地利维也纳百水屋。奥地利维也纳有一座以丰富色彩、独特风格著称的建筑——百水屋。它由画家洪德特瓦塞尔设计,1986年2月提供给居民使用。至今,百水屋仍然是普通居民公寓,每年吸引大批游客参观。新华社记者 郭晨 摄

事实上,由艺术家百水先生和建筑师JosephKrawina共同拥有设计版权的这套著名公寓,自1985年落成起,就是维也纳社会福利房(SocialHouse)中的一栋。

据2016年市政统计,维也纳全城共有政府提供的非营利性住宅20万套,另有补贴性住宅22万套,全市65%的人口(2017年,维也纳人口约为187万)居住在占房源比达45%的社会福利房中,且租期可达99年。当全球各大城市努力打拼的青年,被高昂的房租压得连抱怨的力气都没了时,维也纳房管部门得意地抛出一个欧陆城市房租占净收入的对比图表——巴黎,46%;慕尼黑,36%;柏林,31%;维也纳,21%。再看看来源于统计局和房价行情平台的我国一线四城的数据(2017年):广州和上海,45%;深圳,48%;北京,54%。

毕竟带有“艺术增值”,有着53套住宅的百水公寓并不便宜,而彻底不向市场开放的性质,也就意味着不容易找到退租、转租信息,但据附近闲逛的“知情者”说,一个有着四五口人的家庭住一大套公寓,大概得付2000欧月租。

因为厌烦了包豪斯建筑整齐划一的笔直线条和冰冷躯体,百水先生才竭力打造出这套外星球般的公寓。而一位建筑评论家OttoKapfinger,则对此非常不屑,觉得这不过是艺术家满足小布尔乔亚审美的试验,非常不值得推广,“我们如今的建筑需要的是结构的革新,而不是艺术短暂的煽动性。“

9欧/平/月,帝都的感人租金

典型的公租屋,理应像接下来参观的Rabenhof那样,有拱形门洞的巨大灰白色墙面上,被打上“Gemeindebauten1926-1927”(市政建造)的醒目标签。进入社区后,最醒目的配套建筑理应是诊所、洗衣房、幼儿园、图书馆、杂货铺、剧院和运动中心。整体建筑风格和环境布局简单大气,功能一目了然,可供呼吸的绿地空间充足,除一小间工艺礼品店以及剧院上演的历史剧手绘海报外,再没“矫情抽象”的非实用性艺术符号。

作为奥匈帝国皇城旧都,维也纳极其有限的空间,让建筑师奥托·瓦格纳那些有着社会公平信念的学生们,只能务实地建造堡垒般的高层公寓。于是,还是在1920年代,市政当局和观念革新的建筑师,开始向着郊外的维也纳森林要出小块地皮,建造从英国学来的带花园的双层独栋社区,而它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依然属于社会福利房。城市最西部13区席津镇的Werbundsiedlung社区,有着70套相互挨着的双层独栋住宅,其中一小部分已经成为私宅,剩下的公租房,即便是阿道夫·路斯(AdolfLoos)这样伟大建筑师打造的房子,也严格控制着租价,65平米的家庭小楼月租约700到900欧元。

Werbundsiedlung双层独栋小别墅社区。 (张海律/图)

新建且功能完善的那些福利房会不会贵出一大截呢?第二天,在另一位建筑专业的向导带领下,我从新火车站开始了又一趟“社会现实”之旅。站外西广场对面,有一大块空地,“那将出现一个为难民而建的收留中心,而后面那些亮晶晶的公寓楼,则算是当下维也纳最贵的了,有一个中国人买下了其中15套,可我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向导调戏道。

火车站西广场的市场化公寓。 (张海律/图)

空地以西,则是一片规模已经成型的中央美景区(QBC)福利房项目区块,每隔一个街区还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建筑和装饰风格。而今的住户当然都有着独立厨房和卫浴,可为了怀旧也为了摆脱手机的奴役,邻居会到一楼的社交厨房各自秀手艺和聊天,也可以向那些路过走廊的性格孤僻邻居打个招呼:“想尝一下我做的香肠吗?”“不想。”有时不免听到尴尬的回答。

公共厨房、走廊拐角处的大温室、七层阶梯座位的影音播放室、屋顶上的露天泳池,再加上楼道内大量的公摊空间,还有小区外大块绿地和体育公园,再是社会福利房,这个地区的租金也一定不便宜吧?向导给出了让外国参观者羡慕嫉妒恨的答案,每月每平米9欧元!而附近那个中国富豪一气买下15套的难看的市场化公寓楼,得要20欧。只要能证明自己年收入在5万欧以下,就可以申请这里的住房,然后排队等待两三年,就有可能入住。

简单算个账,假设公租屋申请人恰好年入5万欧,即月入4150欧,月租100平的“大豪宅”,得900欧,恰巧是月入的21%。而除非是四口之家,极少有年轻人会申请这么大面积的住宅。而社区紧挨着的补贴性住房和混搭着的少量私宅,让人几乎不可能单从通信地址就去猜测住户的收入,以至于全城既没有贫民窟也不会存在低调豪宅区。

中央美景区(QBC)福利房的社区花园。 (维也纳旅游局供图/图)

租约毕竟可以漫长到99年,住着福利房期间,如若你中了超级大乐透或直播成了网红,也不会被政府赶走。不过如若是政府公务员突然中奖了或亲人发达了,却还住着不走,会遭人闲话。而租户是被严格禁止经营其公租屋的,这也是为什么在爱彼迎这样的平台搜不到这类小区房源的原因。租房者当然可以另外购房置业,比如到风景秀丽的奥地利西部阿尔卑斯山区投资一套度假房,但如若还要继续住在维也纳的福利房中,为公平起见,那就得为那套山景房支付高出市场价50%的价格。

毕竟是在有着不低物价的发达国家,这些感人的租价,注定得靠巨额的财政开支来维持。那么这一部分的财政又从何而来呢?除延续对奢侈品等非生活必需品的合理税收外,还有着来自企业雇员收入的0.5%,以及雇主得替其雇员支付的另外那0.5%的收入。

1919-1934,红色维也纳

维也纳之所以能维持着这么一个让人艳羡的公平社会面貌,得感谢从1919到1934年那短命的“红色维也纳”时期,由左翼社会民主党为公民切实打下的住房、医疗和教育根基。

1929年7月12日Helden广场上的青年集会。 (青年工人运动文献库/图)

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但让奥匈帝国吃了大败仗,还导致内部曾经的小王国以民族自决为名分崩离析。作家茨威格将战后突然出现的“祖国”——奥地利第一共和国,形容为“古往今来头一遭被迫独立的国家”。经济迅速崩溃,欧洲其他国家的普通人替代了突然消失的哈布斯堡皇族,“来自瑞士的旅馆门房和来自荷兰的打字员,住进环城大道上帝国酒店的公爵套房。萨尔斯堡的贵族旅馆长期租给来自英国的失业劳工——他们拿着英国的失业救济金,在这里享受生活还比在英国住贫民窟更便宜。”茨威格继续记录道。

开往维也纳列车上的青年。 (青年工人运动文献库/图)

1925年的默片《悲情花街》里,反映了战后维也纳平民的生存窘境。葛丽泰·嘉宝扮演的打字员一家子,得和另一家无业的父女三人共享一套地下室,同时还为了生计,努力腾挪出有半扇窗子的空间,租给一个单纯的美国大兵。这在1920年代初的维也纳,已经是还算不错的生活情形了。当时很多工人只能下班回家后,躺上一张尚有余温的床铺,而前面暖床的那个陌生人,已经出门开工了,这样的日常住宿被戏称为“妓女的床榻“。

1918年11月,一战正式结束,奥匈帝国君主被驱逐,受俄国十月革命鼓舞,帝都维也纳瞬间红旗飘舞。翻过年后2月的国民议会选举中,伴随着女性首获投票权,社民党也爆冷成为第一大党。然而,活在施特劳斯圆舞曲中的奥地利人,绝不是愿意立即翻身做主人的革命者,他们从来就是舞台下规矩听话、等待看戏的良好臣民,不关心脱离开帝国的那些民族国家,自己的生活再是困苦,再是每天得从共享的“妓女床榻”上醒来上班,也期待着剧场舞台上来个恢复秩序的主持人。

因此,彼时刚独立的第一共和国,绝无可能成为一个推倒旧秩序、一切重来的欧陆苏维埃,议会中的社民党显然不是那个能在台上维持秩序的剧场主持人,熬到1920年10月就迅速下野了。然而,早在1922年独立成为九个联邦州之一以前,首都维也纳就呈现一派迥异于宗教保守乡间的开放性气氛,“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位居民都被培养成了一个超越民族和国家的人、一个世界主义者、一个世界公民。”还是茨威格,在名著《昨日的世界》中,缅怀一战前就非常国际化的维也纳。作为一名在1928年远赴苏联结识高尔基的犹太作家,对于阿尔卑斯深山里坚定的天主教信众,茨威格和维也纳大部分拥戴社民党的市民一样,带着犹太和布尔什维克双重“原罪”。

1921年开建福利性的定居点。 (维也纳旅游局供图/图)

虽然从议会出局,社民党依然主政维也纳,直至1934年法西斯时代来临。而从1919年到1934年这段“红色维也纳”时期,全城348个不同区域,总共建成了65000套社会福利房。在所有大体量的劳动密集型中高层住宅区里,最抢眼最出名的那个,是建于1926到1933年之间的卡尔·马克思大院(KarlMarxHof),15万平方米的规划面积内,仅有18%用于有着1382套公寓可容纳5000人口的住宅建筑,其余都是实现楼面誓言“透亮、清爽和阳光”的游乐场和绿地。建成初期,住户并没有自家的浴室,因此整个大院里,除了诊所、幼儿园、图书馆、邮局之外,还为男女划分出各一大套公共浴室以及洗衣房。如今,卫浴早已入户多年,申请卡尔·马克思公寓,排队等待期约2年,搬离父母的30岁以下年轻人,则需要等更久一点。

卡尔·马克思大院是“红色维也纳”时期的产物,图为1920年代末即将完工时的模样,整个大院可容纳5000人口,至今还在使用。 (维也纳旅游局供图/图)

卡尔·马克思大院今日的面貌,和上个世纪20年代的样子几无二致。 (Paul Bauer/图)

为纪念“红色维也纳一百周年”,曾经的一套公共浴室,在2019年被改建成了展览馆。地板上按实际尺寸勾勒出大院里最典型的42平米两居室户型图,迎面的墙上是那个年代最有名的宣传画,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和他怀中的瘦弱美女,恐惧地看着面前自家的红酒桶,一只有力的红色大手,以侵略性的姿态伸了进去,正要拿走一瓶。海报反映的,就是当时社民党为福利房而强制征税的情形,自然得从富裕阶层下手,包括他们流连的赌场、赛马会、妓院和酒馆。然而,这幅画的表达也实在过于直接和暴力,导致馆内一个小朋友拉着妈妈,脸带惊惶地说:“这个红手大坏蛋在欺负好人!”

2万人,中欧最大住宅区

1920年代,虽然市政建起密集的社会福利房,但工人劳累一整天下班后,回家没私人浴室,社区澡堂要么挤满人要么用水紧张,他们中的不少人就回转到那些同步出现的“工人游泳馆”。这其中,从功能性建筑上升成为艺术品的,是有着新艺术外装楼面和巴洛克式内部空间的Amalienbad大型室内泳池。

自带毛巾和泳裤,仅花了4.2欧,门房大妈递给我一个开柜手环后,我就瞠目结舌地走进这个犹如宫殿般的工人游泳馆。以奥地利国旗红白两色拼接而成的顶部吊灯,引导我进入如几何迷宫般引人入胜的廊厅;从兵营般漫长排开的更衣间出来,眼皮子底下就是湛蓝的标准泳池,5米深那头还竖着高耸却不对泳客开放的3米跳台。

Amalienbad“工人游泳馆”。 (Paul Bauer/图)

无论是欧洲全民运动的足球,还是奥运赛场上最受关注的那些赛事,鲜少听闻奥地利队或奥地利著名运动员。而维也纳也是一座有着重文轻体嫌疑的首都,我这种平时从不以游泳为锻炼方式的游客,竟然能“霸池”半个小时,在第九个来回时,才被隔壁泳道的人超了。当然,在蒸熟欧陆的这个炎炎夏日,全城的游泳健将们,更多是到从多瑙河主航道引出的一条平静而清澈的运河上,来个往返两公里的横渡,然后卧倒在多瑙岛的草丛里小憩。

1919年,社民党人执掌维也纳,并开始大刀阔斧进行社会福利改革时,也曾在Prater这处哈布斯堡皇族曾用来跑马和打猎的郊区,兴建大型体育综合体,并于1931年承办了第二届国际工人奥林匹克运动会——一个只举办了三届就被二战送终了的理想主义运动会。当时的海报上写着,“人们有了更多的运动设施,就越不需要医院”。

很多“运动设施”倒也简单直接,城铁2号线终点站Seestadt外面,就有着一个不修边幅的小型供水水库,像是工程烂尾了的土石方,随意堆在岸边,男女老少却愿意扑腾进去,上岸后躺在没有一点草坪的大石块上。不过,这里是一个刚兴建两年、远没完工的中欧最大住宅区,目前的福利房和补贴性住宅中,已入住了7000位居民,等一切竣工、商业配套完整进驻后,将可容纳2万人。

城轨2号线终点Seestadt正在开发的巨型社区。 (张海律/图)

住宅楼群背后,有一大片菜园子,是住户自耕自管的开心农场。一家老小正在采摘着熟透了的番茄,大儿子自豪地告诉我,他们很高兴能住进这个中欧最大楼盘。恰巧我手机里有被誉为亚洲第一大楼盘——贵阳花果园——的照片,就让孩子们看了下这些冲天楼群,百度百科显示,花果园已入住14.3万户、约43万人。

进了Seestadt社区里唯一营业的咖啡厅,我跟平时就居住在楼上的一位服务生聊了起来。

“作为维也纳人,你就不想去其他地方闯一闯?要维护这样划算的社会福利房体系,社会环境一定得非常稳定,这也等于说你们维也纳人的生活很稳定吧?但能一眼望见自己未来的经济情况,而不可能一夜暴富或突然破产,这会让生活少了很多刺激吗?”

“越来越多来自其他州的奥地利人,欧洲其他国家的人,乃至你们中国人愿意跑到维也纳定居,不正是为了追求稳定感吗?既然有追求财富和精神自由的美国梦,那也该有想要不疾不徐生活的维也纳梦吧?”服务生反问我。

位于城轨2号线终点站,这里是一个刚兴建两年、远没完工的中欧最大住宅区,完工后将可容纳2万人。 (维也纳旅游局/图)

“你的邻居伉俪,住着一大套福利房,然后两人闹矛盾离婚了的,之后房子该怎么办?”我赶紧换个话题。

“是哦,好多住三房一厅的一家子,不管是女人跑了还是男人渣了,养孩子那方如果觉得承受不了经济负担,可以很容易换到面积较小的福利房。反过来想申请大的,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么,为了继续住在划算的大房子里,岂不是要将就彼此,你们的离婚率一定很低吧?”

服务生掏出手机迅速查了查,“47%,跟别的大城市比,这算高吗?”

“非常高啊!或许宜居和幸福感也包括,不能在一起过日子就别迁就。”我虽然信口开河,但觉得这个结论下得不坏。

张海律

相关资讯

2/3市民住福利房,维也纳为何最宜居

维也纳中央美景区(QBC)福利房社区,每一个街区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建筑和装饰风格。 (维也纳旅游局供图/图)(本文首发于2019年10月31日《南方周末》)2018、2019连续两年,在《经济学人》调查公布的全球宜居城市排名中,维也纳把蝉联榜

“维也纳”现状,带你看看一个真实的维也纳

1、维也纳(英译:Vienna),位于欧洲,是奥地利的首都也是奥地利最大的城市,提到维也纳不得不想起维也纳的音乐领域,故维也纳也被称为“音乐之都”。2、维也纳占地面积约414.65平方公里,人口数量超过180万,是人流量较大的城市,通用语言

维也纳是奥地利首都也是世界音乐之都,为何我却认为维也纳很无聊

关于维也纳维亚纳位于多瑙河上,它的总人口超过180万,其规模在欧洲算是一个大都市。维也纳的生活质量在世界上的排名位于世界前列,人们可以在大型公园里度过美好的一天,在城市中心散步,或者享受咖啡屋文化。几个世纪以来,维也纳一直在艺术、文学和科学

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是一个国际化的都市,维也纳是个怎样的城市

非常国际化的维也纳是位于多瑙河上的一个大城市,它也是奥地利的首都。不过它的“大”只是针对欧洲范围来讲的。给我的感觉,维亚纳的面积比国内的许多城市都要小。它的面积仅有约415平方公里,总人口大约180万。维也纳是一个集结了皇家艺术宫殿、马术学

就算曼哈顿变曼哈屯,维也纳也永远是维也纳

1维也纳不是一家酒店的名字,它是一座欧洲的城市、如今奥地利的首府、全球知名的音乐之都。孔子给学生上课的公元前500多年,凯尔特人在多瑙河的南岸建立了维也纳城。1278年开始,著名的哈布斯堡王朝开始了在维也纳的统治,一直持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

海南回应“维也纳更名”:不能把地图地理位置写成维也纳

资料图:(海南)维也纳国际酒店近期,海南省民政厅发布《关于需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清单的公示》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6月19日下午,海南省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情况通气会在海口召开。会上,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就大家关心关注的问题进行解答。省公安厅

最新!2022年全球最宜居城市排行榜出炉,维也纳重新跃居榜首

据新华社客户端官方帐号消息,国际著名的英国经济学人智库日前发布了2022年全球“最宜居城市”排行榜,维也纳从去年排名第12重新跃居榜首,与去年的榜单相比,有几个明显变化,一是奥地利、瑞士、加拿大等国家的传统宜居城市,重新回到榜单前列;二是去

《经济学人》评出“全球最宜居城市”,维也纳跃居榜首

中新网6月26日电 据新西兰时新网编译报道,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近日发布2022年全球“最宜居城市”排行榜,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从去年排名第12跃居今年第一。“前榜首”新西兰城市奥克兰跌至第34名。曾在2021年获得第一的奥克兰今年由于新冠肺炎

维也纳再度获评全球“最宜居城市”

新华社北京6月23日电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22日发布2022年全球“最宜居城市”排行榜,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从去年排名第12跃居今年榜首。《经济学人》报道,凭借良好的基础设施和整体稳定性等条件,维也纳在评比中拔得头筹,五年来第三次当选全球“最宜居

2022全球最宜居城市Top10,维也纳重回第一宝座

世界最宜居城市维也纳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近日发布“2022全球最宜居城市排行榜”,欧洲和加拿大城市重返霸主地位,而去年表现亮眼的亚太国家呈大幅下滑趋势。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位列榜首,其后依次为哥本哈根、苏黎世、卡尔加里、温哥华、日内瓦、法

维也纳连续10年被评为全球最宜居的城市,国内红绿灯太暖人心了

维也纳。它是奥地利的首都,还是奥地利最大的一座城市,当然也是奥地利人口最多的城市。它是世界上人口第二多的说德语的一座城市,第一是德国的柏林。它不仅是一座城市,也是奥地利的一个州,位于多瑙河畔那里,气候适宜,温度也适宜,是欧洲的文化中心,更

维也纳连续两年位居“全球最宜居城市”榜首

原标题:维也纳连续两年位居“全球最宜居城市”榜首4日公布的经济学人智库《2019全球宜居指数报告》再度将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列为全球最宜居城市。这是维也纳2018年取代澳大利亚墨尔本后连续两年位居这一排行榜首位。英国经济学人智库4日发布的上述报

维也纳取代墨尔本成为全球最宜居城市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等8月14日报道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最新发布的“2018全球宜居城市排行榜”中,奥地利首都维也纳首次打败墨尔本成为全球最宜居城市,此前墨尔本曾连续7年蝉联榜首。

维也纳击败七冠王墨尔本荣升全球最宜居城市凭什么?

8月14日,英国经济学人智库发布最新全球最宜居城市榜单,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登顶榜首,击败了此前宜居城市的“王者”,连续七年问鼎“全球最宜居城市”称号的墨尔本。维也纳在这次评选中获得了99.1的高分。这是自2004年经济学人开始评选全球最宜居城

维也纳获评世界最宜居城市英媒:得益于低犯罪率

英媒称,在经济学人智库(EIU)全球宜居指数排行榜上,维也纳首次取代墨尔本,占据榜首位置。据英国《卫报》网站8月14日报道,在对140个城市中心进行的年度调查中,这两座大都市多年来一直名列前茅,墨尔本在过去7届中夺冠。今年,西欧恐袭威胁降低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赛车比赛网黄鹤楼酒资讯网石钟山游玩攻略今日廊坊桂林阳朔旅游网爵士舞培训网拉丁舞培训网小叶苦丁茶资讯网水上乐园项目金毛寻回犬资讯网埃隆马斯克粉丝网衢州新闻资讯网山西旅游网驾校宝典学习网张晋影迷网
奥地利旅游网-奥地利魅力所在: 赫尔施塔特小镇茜茜公主家莫扎特的故乡萨尔斯堡湖区美景不想走阿尔卑斯山脉沃尔夫冈湖区、奥地利自由行、奥地利自驾游、奥地利跟团旅、奥地利出游、奥地利游玩线路、奥地利拥有莫扎特、舒伯特、海顿等大师的奥地利是一个音乐国度,整个国家都充满了对音乐的挚爱,“音乐之都”维也纳更是有着“世界歌剧中心”之称。
奥地利旅游网 dongwanyun.com ©2022-2028版权所有